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影视资讯 >

陈妍希的《夏威夷之恋》默默上映一部心有余力

  中美合拍片《夏威夷之恋》由陈妍希担纲女主演,其余的主创阵容看上去也颇为国际多元化:加拿大籍华裔林浩然担任导演兼编剧,男主演则启用分别出演过《速度与》系列和《暮光之城》系列的美籍韩裔演员姜成镐及美籍白人演员杰克逊·拉斯波恩。

  不过这部爱情/悬疑片在内地电影市场的票房和口碑表现都寒碜得可怜:11月25日上映,首周末票房不到200万元;豆瓣网上则只有不到400名用户给出了可怜巴巴的4.6分不及格分数(截至11月30日)。

  东方不亮西方亮,《夏威夷之恋》倒是“惊喜”地收获了西方观众的谜之喜爱:该片早在4月就于北美上映,在IMDb网站上,超过2300名用户(其中近2000名用户的账号注册地址在美国)给出了高得骇人的8.5分好评。这大约可以帮助解释,为什么这部独立电影可以接连入围和斩获电影节奖项:据百度百科资料显示,影片曾入围第35届夏威夷国际电影节哈利库拉尼金兰花奖,并先后获得了第12届中美电影节最佳新晋导演奖、最佳女配角奖,以及第32届洛杉矶亚太电影节剧情类最佳女主角奖、国际巨星奖、最佳摄影大奖。

  不过对影评人而言,《夏威夷之恋》更多的是“惊吓”而非“惊喜”:电影在评论网站只得到了38分的超低评价,《旧金山纪事报》更是只给出了25分。

  然而,能够吸引到《西雅图时报》、《村声》、《纽约时报》等严肃媒体予以置评,《夏威夷之恋》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电影的中文片名十足“文艺小清新”,让人误以为是走轻松愉悦的纯爱路线,顺带兜售旅游风光。看完之后发现货不对板,观众难免扫兴。英文片名换来换去,举棋不定:“Life Unknown”,语焉不详,太过泛泛之谈,说了等于没说;“The Meaning of Aloha”,一望即知故事发生在夏威夷,但太过浅白,像是在贩卖心灵鸡汤;倒是最后采用的片名“the Pali Road”,云遮雾罩,要等观众看过电影,才洞悉这一地点对影片剧情进展所起到的关键性作用,算得上高明,尽管取名灵感可能来自于大卫·林奇的经典悬疑片《穆赫兰道》(Mulholland Dr.)。

  影片偷师《穆赫兰道》的地方不仅是片名。中英两款海报的设计,同样有明显的借鉴痕迹,尽管高下立判。珠玉在前,后来者“取巧”,往往得其形而不得其神。

  两部影片的剧情走向大相径庭,虽然车祸的情节设计难免“撞车”,倒也不是不可以被谅解,毕竟悬疑片作为成熟的类型,常规桥段早已被挖掘殆尽。正如观众所指出的,影片就像是另一部悬疑电影《生死停留》的“低配”版本。

  绝大部分观众走进影院,无非是藉由大银幕上的人与事,体验自己未曾经历过的人生,即使这种体验可能似曾相识,又或者似是而非。观众没有精神洁癖。老片拍出新味道,也一样会大受欢迎。对熟悉桥段的化用,甚至成为电影讨好观众的“彩蛋”:“这段情节我就说以前看过嘛!”之类的评论,多少能勾起观众潜在的记忆。

  悬疑片、惊悚片的类型片市场在中国起步太晚,即使近年来的粗制滥造之作狂轰乱炸,有效供给仍然严重短缺。观众足够宽容,最低限度的要求不过是逻辑自洽,能够自圆其说;观众也足够有耐性,坚持坐到最后,所求无非是片尾揭开谜底一瞬间恍然大悟的乐趣。讽刺的是,大多数情况下,这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

  失败的悬疑电影往往殊途同归。“凤头猪肚豹尾”,力有不逮就成了虎头蛇尾。更糟糕的是,画蛇添足,越描越乱。“Hold不住全场”的代价总结起来,无外乎“挖得一手大坑,作得一手好死”。自以为是的伏笔埋得过多,反倒变成一团乱麻,能快刀斩断就是万幸,哪里顾得上符不符合逻辑与情理。观众眼巴巴地等着“系铃人解铃”,最后被搪塞了事,难免不出离愤怒。

  《夏威夷之恋》为故弄玄虚找到了装神弄鬼的新理由:“背锅侠”格拉斯哥7级昏迷,至少听起来“不明觉厉”,还有影片中的医生角色背书,虽然完全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难兄难弟的爱情/悬疑片《消失爱人》(黄真真导演,黎明、王珞丹主演的那部,不是大卫·芬奇的《消失的爱人》),豆瓣评分同样只有4.7分,失败原因在于“凹情节”用力过猛,巴黎铁塔反转再反转,观众被兜得晕头转向。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中国人渴求爱情而畏惧婚姻,其实是对家庭生活的逃避。这种心理蔓延到电影类型片市场,直观的表现就是家庭片怯于声称自己是家庭片,非要别别扭扭地自我归类为爱情片。老黄瓜刷漆,仿佛非此就不足以吸引年轻观众。

  《夏威夷之恋》的故事披着悬疑的外衣,骨子里其实是在讨论职业女性的“恐婚症”。好好的“围城”题材,被宣传成异国情调下的“两男追一女”,未免大题小作。

  影片并非没有艺术追求,镜头颇明取舍之道。尽管选择夏威夷作为取景地,倒并没有让场景喧宾夺主。换了不加克制的导演,势必会让电影变成风景宣传片。

  作为一部悬疑片,《夏威夷之恋》将热带风光拍出了黑暗森林的阴森压抑感,出乎意料,却相当成功。影片中后段的一场戏,女主角在热带雨林的公路上夜奔,镜头以定格画面的方式在人物与风景间来回快速切换,制造出茫然无措的晕眩感,贴合剧情中的人物心境,构思称得上巧妙。

  可惜主演们演技欠奉,稍微复杂一点的对手戏,台词就开始手忙脚乱,镜头也多为单调的中景下正反打。至于内心戏就更加露怯,面部特写镜头稍纵即逝,全靠配乐烘托,尽管整部电影的配乐水准颇高,并不敷衍了事。

  时代在进步。“洋人配中国妞”的恋爱故事,也终于不再是居高临下的殖民者心态,又或者对“神秘东方”的猎奇心理。范文芳与Maggie Q(李美琪)主演的电影《融之堂》中,温婉的东方女性需要抛弃家庭与事业,“俯就”智识上并不高人一等的白人男子。

  而在《夏威夷之恋》里,白人小学教师尼尔·朗(杰克逊·拉斯波恩 饰)向尚在实习阶段的华人女医生莉莉(陈妍希 饰)求婚,已经需要辛苦学习中文和熟练引用牛郎织女的故事了。莉莉的父母反对女儿外嫁,理由是要女儿“以事业为重”。大约也只有西方文化背景下长大的编剧,写爱情戏可以写得这样坦坦荡荡、正大光明。

  莉莉对婚姻的恐惧,直接导致求婚事件后双方的激烈争吵,造成的严重后果是惨烈车祸中的一死一伤。影片至此开始平行叙事,让处于“格拉斯哥7级昏迷”状态的莉莉在潜意识里开始另一段生活,即与自己抗拒的追求者麦奇医生(姜成镐 饰)成家生子。

  这种玩悬疑的手法与《穆赫兰道》很像。但从叙事来看,则更像是爱情电影《被偷走的那五年》的疑神疑鬼版本。

  影片的英文备选片名“Life Unknown”,初衷或许也正是从这一角度切入,点出女主角对徒然“掉入”的未知生活的恐惧。

  电影急于制造悬念又吝惜阐释,观众一头雾水,只会觉得剧情不合逻辑,强组CP。莉莉拒绝尼尔,而在潜意识里与自己反感的麦奇结合,看上去不合常理,心理学上其实讲得通。

  婚姻往往在脱离原生家庭的同时,又下意识地复制原生家庭的行为模式。电影中麦奇的严苛,正如莉莉父母的疾言厉色。合格的家庭片本可藉此引导观众深入思考,可惜《夏威夷之恋》太想证明自己在悬疑片上的建树,精力全用在渲染气氛上了,不留足总结陈词的时间,浪费掉了宝贵的“拔高”影片的可能。

  2016年快要走到年尾。回顾这一年的国产片/合拍片,当然有许多为拍电影而拍电影的圈钱烂片,但最让人惋惜的大约是类似于《夏威夷之恋》这样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中小成本剧情片。同样的例子还有戴思杰的《夜孔雀》、杨超的《长江图》(指剧情)、邢健的《冬》,以及忻钰坤/陈世杰/西瓦罗·孔萨库的《再见,在也不见》等。

  这类影片的共同特征包括:在国际电影节上提名/获奖、观众缘平淡、票房(不出意外地)遇冷,以及——导演身兼编剧。电影行业热衷于追捧天才导演/编剧,而有意无意地淡化了电影的集体创作性质。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