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评论 >

央视主持赛成了“神仙打架”

  上周六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19主持赛》着实让观众见识了一场“神仙打架”。无论选手、评委还是点评嘉宾,都代表了当今中国主持界的最高水准。赛况紧张激烈也伴有轻松一刻,康辉和撒贝宁互相调侃逗趣,康辉纠正撒贝宁口中的大众流行语“怼”,其实应该读四声“对”音,还提醒他按央视规定,读错一个字要被罚200块。

  还是熟悉的央视味道。比起各类娱乐选秀,央视大赛向来干净利索,不玩满屏的花字,没完没了的重复闪回。整场大赛95分钟开门见山,连选手背景介绍都省了;3分钟自我展示和90秒即兴考核,高手过招是纤毫之争,选手每一秒都在展现台风、反应、言语组织能力和现场感染力;结束时晋级的六位站一排来个集体大合影。全程不煽情、不渲染,没一句废话。

  评委方面是专业性和大众性的全方位覆盖。演播室评委席上就座的,要么是前春晚导演陈临春这样的业务领导,要么是台里负责主持人日常培训的幕后专家,还有敬一丹这样的业界前辈。此外,央视还突破性地将AI技术与电视节目深度结合,面向全国招募的数千位大众评审,经过3D形象模拟,制作出与真人相似度极高的虚拟形象出现在现场镜头里。这样,大众评审即使人在千里之外,也能如在现场一般参与打分、评价。

  很多娱乐类选秀会让观众分不清,到底是看嘉宾耍宝还是看选手表演,但这个问题在“神仙”赛场上不存在。评委和嘉宾的专业水准使之无须再用力扮演“专业”,所以他们的评语大都言简意赅、一语中的,不会越界抢选手风头。大赛主持人是总能娱乐得很得体的撒贝宁,康辉、董卿分别作为新闻类和文艺类点评嘉宾。

  最让观众惊艳的选手李莎旻子也成了最富争议的选手,“李莎旻子晋级”上了热搜。李莎旻子是湖南卫视的一名90后主持人,参与过《2016超级女声》《我是歌手》等热门综艺节目,此外她还出单曲、拍电视剧。一身打扮更像文艺女青年,在全场西装革履的主持人中显得很特别。她的台风也与众不同,将《哪吒之魔童降世》导演饺子的故事很热血地报道出来,尽管康辉夸她会发光,董卿赞她的节奏感是完美的,几乎做到了零误差,但网上也有另一种截然相反的意见,认为她更像是从《我是演说家》节目里穿越过来的。尤其当另一位表现出色的选手迟茜以微弱分差被淘汰后,对李莎旻子晋级的争议迅速成为当晚微博上的热搜话题。

  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撒贝宁的幽默和康辉的反差萌。撒贝宁用时下流行语称康辉为“当代怼言大师”,康辉憨憨的,也不辩驳,低头一笑,直接纠正了撒贝宁的错误读音:这个我们都念三声的“怼”字,在《新华字典》里的拼音为duì,两人一个含蓄着内心得意,一个被噎得哑口无言,马上就有网友提议:“今年春晚让俩人来段相声吧。”(金力维)

  贾樟柯与李敬泽对谈“江湖”:江湖是国人相遇相认相别的地方导演贾樟柯为新书站台,这样的情景并不多见。近不仅为作家李敬泽捧场,还在微博上力荐后者的新书:“我用‘天视地听’四个字形容《会饮记》,这本书让我想起了文学史上的‘书信共和国’,五星推荐。” 在“江湖与柏拉图——李敬泽、贾樟柯对谈《会饮…【详细】

  明星片酬从单剧1.5亿元降到5000万元 天价片酬乱象得到初步遏制“采购的版权成本从最高超过1500万元一集的电视剧,现在回落到800万元以下,自制剧成本主要在演员片酬方面降低,现在演员最高一部剧的限价是5000万元人民币,而以前曾经超过1.5亿元人民币。”近日,爱奇艺创始人、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龚宇表示…【详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