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评论 >

真实的《纽约时报》专栏评论是怎么样的?

  《纽约时报》的专栏评论是其特色之一,它有着一批专业评论家,光谱从左到右不等,涵盖的议题领域也是多种多样。

  《纽约时报》常常被比作一位“灰色女士”,这得名于它灰色、典雅的报纸版面。即使是《纽约时报》新闻网站,它的版面设计也保持着报纸的风格,独树一帜。

  而评论板块则体现了一家新闻媒体的灵魂,它是专业媒体直接呈现自己观点的唯一场所,一家报纸的社论会体现这家媒体的内在价值判断。

  《纽约时报》有一群庞大的固定专栏作家,在目前的官网上展示了十名专栏作家的专门页面。维基百科的数据显示,《纽约时报》至少有过77名专栏作家。

  在《纽约时报》 Opinion的页面里,有许多种类的观点内容,包括投稿类评论、专栏评论、社论、来信、辩论场所(Room for debate)等部分。这里只分析其中的专栏评论(Columnist)的内容。

  这些专栏作家分布的光谱从左到右,专精的领域也不同,但主要集中在时政领域。近期美国大选期间,关于特朗普的评论也是层出不穷。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Charles M.Blow是一名记者,2012年他针对总统候选人罗姆尼的摩门教信仰发表了具有侮辱性的言论,这引发了批评。另一个专栏作家David Brooks则被称为“想参与党议事的那些共和党”。Frank Bruni是一名同性恋,会发表一些关于LGBT领域的评论。Roger Cohen是一名资历丰富的老记者,他是犹太人,长期关注中东问题,《纽约时报》上他的很多评论都是关于ISIS和穆斯林问题的。

  这些评论家各有风格,各有专精,因此使《纽约时报》的评论栏目显得丰富多彩。如Maureen Dowd的评论就被描述为精确而不乏夸大的捕捉当下图景的讽刺漫画。

  而自1970年普利策新闻奖增设评论类奖项以来,《纽约时报》便屡屡夺魁,获得评论奖的专栏作家人数在西方媒体中实属翘楚。

  辛迪加专栏,是指专栏作家同特稿辛迪加或者报团辛迪加签约,撰写专栏评论,然后由辛迪加销售给多家报纸的新闻用稿制度。《纽约时报》专栏评论所采用是辛迪加专栏模式。它与社论不同,后者由报纸评论部直接运作,受到报纸的广告赞助商等因素影响,而前者是独立于报纸立场之外的(邹一戈,2006年)。因此,读者能阅读到十分多样的评论内容,也因如此,这些作家的评论往往由于个人意见过强,从而引发强烈的争议。

  这些专栏作家各有所长,而他们评论的内容也是自己第一手采访所得,因此显得切实可信。他们也往往曾从事过记者的职业,深谙传媒之道,自然在操作评论时便胸有沟壑。

  美国媒体Salon网站2014年4月发表了一篇炮轰《纽约时报》专栏评论栏目的文章,作者是Alex Pareene。他批评《纽约时报》的专栏鲜少吸纳新鲜血液,只是让老精英霸占着这个平台。

  事实上,《纽约时报》一直对自己的专栏质量保持着严格的把关,2014年,其专栏作家Bill Kristol离职,原因是他“草率而马虎的工作质量”。有人猜测,他的离职与他激进的态度不无关系,但《纽约时报》也有其他很多激进又不乏态度的评论家,为何他们没有被解雇?其根本还是在于Kristol作为一个评论家,可能并不合格。他选用的信源并不可靠。

  在言论的自由市场中,评论的自由表达必然招致不同意见方的批评。《纽约时报》专栏作家David Brooks就收到过许多恐吓邮件,他也从不阅读那些评论文章下的回复。“我曾经读过一次,那对我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打击,”他说,“所以我只好让我的助理来阅读他们。”2003年刚加入《纽约时报》的前六个月,对他来说是最难熬的一段时期,这六个月间他收到了超过29万封邮件,那些邮件的大意是“Paul Krugman(另一位专栏作家)很棒,但你是个垃圾。”

  或许看这些作家的评论犀利、辛辣、大胆,让我们在阅读时大呼痛快。但我们也必须认识到,言论自由必然伴随着相应的责任承担。每一位专栏作家都需要为自己的意见负责,即使有时,那些反驳者的声音令人感到刺耳不堪。

  赫芬顿邮报数据新闻自由幻象流量黑洞视频直播路透电视|youtube玩vr|WSJ融合新闻F8开发者大会twitter绝地求生特朗普玩转社交媒体YouTube用户推荐buzzfeed标题党聊天软件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