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综艺节目 >

“星跳跃”:电视真人秀节目的新类型

  电视线年风靡电视届至今,经过不断的探索与创新,可以说已成为一种相对较为成熟的节目形态。在数量和质量大幅提升的同时,它的类型也在不断拓展,形成了以野外生存真人秀、表演选秀类真人秀、职场真人秀、婚恋真人秀等为主的十几种节目类型。4月6日起,浙江卫视播出的《中国星跳跃》和江苏卫视4月7日起播出的《星跳水立方》这两档引自国外的“明星跳水竞技秀”掀起了一股荧屏跳水热潮,并引发了两个卫视之间的一场没有硝烟的收视率大战。这两档节目的开播拓展了电视真人秀节目的表现场域,标志着明星体育竞技正式成为国内电视真人秀节目的一种新类型。这种类型除了具有传统真人秀节目所通用的魅惑、展示、规则等元素外,还融入了悬念、体验、情感等叙事元素,再加上主持人、明星、评委组成的强大阵容,这些都成为了节目提高收视率的法宝。

  电视真人秀节目具有“纪录片式的跟踪拍摄和细节展现,电视剧式的人物环境选择和矛盾冲突设置,竞赛节目的客体设置和淘汰方式”[1]等特点,它的实质是真实记录假定情境中参与者的竞争,而这也是真人秀节目的基本切入点。在后现代消费主义文化语境下,节目制作方的终极追求就是尽可能的提高收视率,以获取更高的经济效益,从而逐步扩大在同领域竞争者中的影响力,最终登上“霸主”之位。因此,名利驱动下的节目制作者们为了吸引更多受众的眼球,便千方百计寻找受众的“消费点”,从而确定节目的“卖点”和运作方式。于是,明星体育竞技便应运而生,成为了节目制作者与受众之间“交易”的最佳平台。为了使“消费品”尽可能的畅销,节目制作者在生产“消费品”的过程中,添加了“魅惑”这种必不可少的关键性元素,以鼓励明星在节目中做出“牺牲”。《非你莫属》中的职位、《幸存者》中的奖金、《交换空间》中的新居等都属于这种“魅惑”元素。

  然而,与其他类型的真人秀节目不同的是,明星体育竞技节目的“魅惑”性元素更具吸引力,虽然节目标榜的是公益和励志。并且,这种“魅惑”是双重的,明星与节目制作方同是“牺牲者”,又同是“受益者”。对于明星来说,“牺牲”的是自己鲜为人知的跳水窘态,而获得的是节目制作方提供的巨额奖金和凭借节目所进行的“扬名”与形象传播。对于节目制作方来说,“牺牲”的是巨额的财力、物力,而获得的却是远远多于“牺牲”的巨额财富回报和节目的知名度,甚至是整个卫视的形象与知名度的提升。因此,这种“魅惑”便成了明星与节目制作方“共谋”的、甘愿为彼此“牺牲”的巨大动力。在双方主观上做出准备“牺牲”的同时,“扬名”的必然性便替代了先前的可能性,在客观上又成为了双方的一种双赢。节目制作方不仅与明星之间存在着交易,与观众之间也存在着一种变相的交易。对于观众来说,这种交易的对象(消费品)也是一种“魅惑”,它在满足受众追星与“”的同时,也在不同程度上得到了审美的快感与励志精神的鼓舞。对于节目制作方来说,他在出售给观众“产品”也就是节目的卖点和消费点的同时,也如愿得到了受众的回馈,即较高的收视率。如此一来,节目制作方、明星与受众之间便形成了一种间接的“三角交易”,即明星将自己的“跳水秀”出售给节目制作方,节目制作方又将其转手出售给观众。尽管这种交易的砝码不同,中间还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牺牲”,但在自愿的前提下,三者各取所需,实现了彼此之间交易的对等与平衡。在《中国星跳跃》第三期中,麻辣女主播温雅和著名女演员刘雨欣身穿比基尼的身姿、“冠军种子”温雅逆袭后的现场泪崩等都成了观众的奢侈“消费品”。但不管晋级与否,在她们被“消费”的同时,都实现了“扬名”的心愿。刘雨欣晋级,亮相的机会又多了一次,自然会被更多的观众所熟知;温雅被淘汰后亦得到了3万多网友的“加油”鼓励。而节目的形象与收视率、受众的审美需求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提升和满足。因此,这种“魅惑”的力量是惊人的,明星的“魅惑”与节目制作方的“魅惑”都使对方在做出“牺牲”的同时,获得了“扬名”的可能。

  “秀”与真实性的论争从真人秀节目诞生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并一直延续到今天。西方的电视研究者常使用一种假设用以讨论表演与真实性的问题,即“多数人是在摄像机面前表演,而只有少数人是线]。我们暂且不说这个命题正确与否,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大众传播媒介遭遇炙手可热的网络传播媒介后,全民表演的时代便诞生了,而且越来越多的“不协调角色”被观众所熟知。正如欧文?戈夫曼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一书中所说的那样,社会好比大戏院,我们每个人都在借助某种生活情境与道具,像演员一样,有时还与剧班的其他成员合谋,将真情的表演抑或假意的剧目呈现给观众。在这种媒介生态下,明星体育竞技节目也不可避免的成为了滋生“真实”遮掩下的“秀”的舞台。

  对于《中国星跳跃》、《星跳水立方》等明星体育竞技类节目而言,明星不惜牺牲较长时间与精力参与节目的目的相当明确,即在拿到作为“魅惑”的节目制作方的“悬赏”时,还能实现自己“扬名”的诉求。为了达到这种目的,他们往往通过受众意想不到的各种方式,甚至“搏出位”的表演,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很显然,观众看明星跳水必然是以一种娱乐的心态,而节目制作方为了使节目的娱乐性更强、消费价值更高,又期待明星去“表演”。正是节目制作方、明星、受众三方的共同需求,“秀”才得以愈演愈烈。无论是《中国星跳跃》中著名慈善家陈光标的“助跑冠军跳”,还是《星跳水立方》曝“新素颜女神”潘辰遇生理期参加节目,这无非是节目制作方与明星合谋的“表演”罢了。而至于两档节目中频频出现的明星跳水受伤,则更是被广大网友认为是一种故意夸张的“表演”,“表演”得太真实了,以至于让观众揉眵抹泪,而谴责节目制作方的不是。

  实际上,一档节目的“真实”主要与它的类型和运作模式相关。但不可否认的是,节目的娱乐性与真实性往往呈现为一种负相关、此消彼长的关系。对于明星体育竞技节目来说,“秀”成为了其最大的卖点和娱乐性的源泉,包括明星的“非正常”形象、隐私等,这些往往也是观众猎奇、窥私心理得到满足的最佳之处。因此,不排斥在节目中添加“秀”的因素,但“秀”的程度要合理、要恰到好处。明星体育竞技节目只有找到“真”与“秀”的最佳结合点,才能避免引发诟病。但这个结合点的寻找过程或许非常漫长,甚至到头来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又重新回到原点。因为,明星的原本动机并不纯洁,功利性和目的性引诱下的“秀”只不过是他们提升知名度的一种手段罢了。这种“秀”在本质上仍然是表演,一种矫情饰诈的表演,根本谈不上是真实的“本色表演”。

  电视真人秀节目终究还是一门叙事的艺术,而规则是节目叙事中必不可少的关键元素,它的制定与执行对节目的发展可谓是至关重要。同时,它也是节目进行跨地区移植、复制和永葆生机的必要前提与保障。一切秀色可餐的“产品”都通过它有序地呈现给观众。对于明星体育竞技节目而言,规则与“魅惑”相互依存、密不可分。它一方面操控着叙事的进展,另一方面则导致了竞争的“异化”。

  像其他类型的真人秀节目一样,明星体育竞技节目“在单期外观上削弱刚性的对应联系性较差的板块划分,取而代之的是以某种游戏规则的设定来顺连单期节目的进程。”[3]明星们按照既定的节目规则追逐“魅惑”的过程实际上也就是节目的叙事过程。也就是说,节目的叙事是在“规则”所允许的范围内进行的,受到了规则的“限制”。但正是在这种规则的“限制”下,节目充分借鉴了一切可能使“表演”更加完美的因素,并进一步挖掘了悬念、体验、情感等叙事元素的功用与最佳使用路径,而这也是明星体育竞技节目与其他类型的真人秀节目在叙事层面上的不同之处。在《中国星跳跃》、《星跳水立方》这两档明星跳水竞技节目中,尽管每期节目参与的明星及其所属的领域不同,但节目基本上都遵循着介绍上台明星→幕后训练→明星上台跳跃→主持人采访→评委打分的流程。其中,主持人介绍上台明星是悬念的集中区域,如《中国星跳跃》主持人黄健翔介绍蔡妍上场前说道“她有着美妙的舞姿和会放电的眼睛”,介绍阿宝上场前说道“他终于脱下羊皮袄,变身时尚情男”,这些都会让观众去思考上场的究竟是哪位明星。紧接着播出的明星幕后训练故事,再到跳跃过程和主持人的采访,则让观众一步步的接近上场明星最真实的一面。另外,叙事过程中体验的发生与情感的升华也是明星体育竞技节目明显区别于其他类型的真人秀节目的重要之处。观众观看明星跳水的过程也就是自身体验和消遣娱乐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观众有时会紧张得心跳加速,但更多的却是体验到了那种感性的力量,在潜移默化中受到了“励志”精神的鼓舞,完成了情感的升华。

  规则导致的另一种后果就是明星间竞争的“异化”。毫无疑问,“魅惑”引诱下的任何一种规则,表面上看是一种“元规则”,实则是一种超越规则的“潜规则”。《中国星跳跃》标榜的是公益和励志,但实际上果真是这样么?明星们跳水竞技的目的好像并不只是所谓的为了给西部山区校园捐水吧?追逐节目方提供的“魅惑”和借此进行的“扬名”好像才是明星们之间竞争的更重要的原因。竞争机制下的胜出与淘汰本是一种“元规则”,其最重要的基准就是理性。而明星体育竞技节目披着的却是一身印有非理智驳杂花纹的外衣。

  毋庸置疑,明星体育竞技节目的出现与滥觞于西方社会并席卷我国的“泛娱乐化”是密切相关的。并且,在这种文化的影响下,它也采用了一种具有狂欢化特质的生存模式。节目制作方在抛出“卖点”后,邀请了不同领域的参与者,包括演员、歌手、模特、主持人、成功商人、笑星、普通百姓等,到同一个“广场”上来“演出”或观看“演出”。这就解构了神圣、崇高、伟大、智慧等一切权威,让观众及潜在的网络受众等所有人都尽情的狂欢在这个特殊的文化场域中。在这种生存模式下,《中国星跳跃》于4月16日获得了1.952%的高收视率,而在播出时间稍有劣势的情况下,《星跳水立方》首播仍取得了1.87%的收视率。“存在即合理”,但“承认电视娱乐节目的狂欢化的合理性并不意味着放弃清醒的价值评判”。[4]明星体育竞技节目虽然标榜的是励志,而实际上它包涵了两个卖点,即展现明星们之间残酷的竞争和隐私,以缓解受众的审美疲劳,满足他们的“”。

  很显然,观众不会以一种专业的眼光看明星跳水,而是抱着一种娱乐的心态。真正吸引他们的是一些诸如陈光标倒灌水、陈楚生臀部入水皮开肉绽、黄征水花入口满嘴血、包小柏水花冲眼差点失明、刘雨欣来“大姨妈”坚持比赛、丫蛋吓晕在泳池中等此类的花边内容。而节目也是一味的迎合受众的“重口味”需求,用大量时间展现明星们的泳装与身材,“素颜女神”、“夹紧”等成为网络热词,“人鱼线”被高度关注。再加上溺水身亡事件的发生,以至于观众质疑明星跳水秀到底有多少真实性可言?到底是节目制作方与明星们的合谋表演,还是又一场全民娱乐的狂欢?一步步挑战道德底线而招致质疑的声音不断,明星跳水秀被卷入了的风口浪尖。“从早年间的明星模仿秀、歌舞选秀到如今的明星跳水秀,技术含量越来越高,思想含量越来越低,一步步印证了‘娱乐至死’的全过程”。[5]在这个过程中,电视媒体所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和文化责任尽失,而这也是明星体育竞技节目在狂欢化生存的背后所隐藏着的最严重的现实隐忧。

  《中国星跳跃》与《星跳水立方》均引自国外版权,几乎同时播出。这种同质化的恶性竞争,尤其是节目中出现的各种“恶俗”将审丑和审美混杂在一起,不免让人怀疑节目方有自损形象之嫌。明星体育竞技节目的策划者们如何才能使节目符合社会的道德规范和价值取向,这是值得每一个传媒人去认真思考的问题。因此,希望这两档跳水节目在攀比收视率的同时,尽可能的将时间与精力放在如何提高节目的文化内涵上,遵循“绿色娱乐”,努力让观众能够“消费”更多的“绿色产品”。只有这样,明星体育竞技节目才有可能处在一种良性的竞争环境中,才有可能在不断地探索中前进,进而实现本土化创新,保持更加长久的生命力。

  [2](英)安奈特·希尔.流行真人秀——真实电视节目受众的定性与定量研究[M].赵彦华,译.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08:10.

  [4]曹海峰.狂欢化理论与电视娱乐节目经营策略[J]河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6).

  [5]跳水秀意外溺亡后无人退赛 明星回应基本感觉安全[N]北京晚报,2013-04-25 (A36).

  贵州副省长陈鸣明梦鸽申请公审李天一吴樾 车震朝鲜大阅兵神秘部队奶妈地下交易地方政府债务“全球最牛”黑客运-20 试飞照保鲜膜 塑化剂央视揭穿王林孙杨世锦赛夺金树蛙雨中打伞是摆拍河南杀5人凶犯落网富豪相亲会揭秘大连山体滑坡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