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综艺节目 >

浙江卫视表态愿担责六问事故累累的综艺节目

  电视台和节目组肯定也不愿意发生任何事故,然而综艺录制安全事故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甚至出了人命,有关方面是否应该警醒?电视台是不是应该反思?

  昨晚(11月27日)22点,浙江卫视在官方微博就高以翔去世一事发布声明,称事发当时,在第一时间即展开救治并紧急将高以翔送往医院,但仍没能挽回他的生命。对此后果,感到遗憾和惋惜,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并会深刻反思原因,对节目所有环节进行全面检查,更周全地做好节目安全保障工作,节目组“按照家属意愿积极妥善处理后续事宜”。

  这份声明让不少网友唏嘘,“说句对不起,这么难吗?”“重新定义了第一时间”

  11月27日,艺人高以翔在浙江录制真人秀节目《追我吧》时不幸去世。《追我吧》是浙江卫视新推出的一档都市夜跑竞技秀节目,节目主题为在城市的深夜展开的明星与素人的追逐竞技。

  事故发生后,网友们纷纷质疑该节目的高强度运动量、高危险系数节目设置,以及选择在气温极低的冬天熬夜录制的不合理时间安排,超出了普通人的身体负荷。有医学专业人士气愤地表示,这个节目凑齐了低温、熬夜、剧烈运动这“猝死三件套”。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浙江卫视第一次出事。这些年来,国内综艺录制中已经出了不少的事故,其中有数桩涉及浙江卫视出品的节目。

  2013年4月19日晚,在《中国星跳跃》节目训练基地,释小龙的一名随行人员不慎意外溺水,经过4小时的抢救,最终宣告死亡。

  2014年6月11日,《中国好舞蹈》节目在上海卢湾体育馆进行录制的间隙,一名女子在临时看台处拍照的时候不慎失足,从高处坠落,经抢救无效死亡。

  2015年3月,《真正男子汉》剧组录制过程中,突发意外,王宝强和杜海涛同时受伤,两人被送往漯河医专三附院接受治疗,王宝强骨折,海涛无大碍。

  2017年1月,林志颖在录制《我们十七岁》的时候,在零下20度的冰湖上滑倒导致肋骨受伤

  2019年3月6日,网友称《王牌对王牌》节目组设置「玻璃管吹乒乓球」的游戏中,张杰录制过程中缺氧晕倒,砸到凳子上导致面部淤青。

  电视台和节目组肯定从来就不愿意发生任何事故,然而综艺录制安全事故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甚至出了人命,有关方面是否应该警醒?电视台是不是应该反思?

  有娱评人称,高以翔是在录制一档需要拼体力的节目, 而如此高负荷的运动量需要在深夜期间完成, 原因在于,这样的户外综艺需要牵涉到大量封路、封楼等状况,在夜间完成相对来说各方面成本都会低一些。 对于电视节目录制来说,成本计算都是按天甚至按小时计算。 考量演员档期、节目设备、场地、人员的成本,以及后期各方资本的修改需求,尽可能地压缩成本导致了整个团队的高强度工作状态。

  “做节目的时候感觉就是时间不够用,虽然每天都是远超8小时工作制,但依然来不及,租的机房机器、外聘的人员,都是按天计算,每超出一天都是额外的支出。艺人就更不用说了,艺人都是按天算,超出不是付钱的问题,你付钱他也没有档期。”一位资深综艺从业人员直言,“不管是谁,录制当天生病了,也得坚持。去国外拍就更辛苦了,几乎没有时间睡觉。”

  这是一个生产流水线,上一个环节的人没做好,就只能等,所以人员与机器、场地成为不可变动的量。据综艺节目业内从业人员透露,电视综艺行业一直都是非常高强度的工作业态。长期通宵连轴转是绝大部分从业者的日常。一般的棚录综艺,工作人员需要在录制前一天进场准备,技术彩排。录制当天上午也是准备阶段加工作人员的彩排,下午和晚上艺人陆续到场,再彩排一次,然后再正式录制。一般一个成片1小时的节目,录制时长都在3小时以上。相比参演明星可以下午才到场,一般的工作人员通常是早上点到,晚上早则十一、十二点,晚则凌晨两三点收工。

  据了解,目前国内现在大部分综艺都是熬大夜录制,往往为了节省成本和录制时间,都要集中一口气录制好几期节目。

  这导致综艺录制成为一个拼体力的苦活累活,不少跟过一次综艺录制的粉丝或媒体从业人员,提到综艺录制都会脸色大变不想再参加。

  资深艺人宣传小希(化名)表示,目前大部分团队都会要求节目组上保险,尤其是运动竞技类综艺,“艺人身体本来就不好的,我们会更加注意。”而以往节目效率低,经常长达十多个小时的录制也打磨着艺人的身体素质。如今,很多艺人也开始和节目组沟通录制时长,甚至会写在合同里。综艺导演小陈(化名)表示,合同一般会规定8到10小时工作时间,“我们一般不熬夜拍,多数艺人也不愿意熬夜。”

  但再完善的规定,也无法避免加班如家常便饭。小希表示,通常节目录制并不太受控,有些节目超时很严重,“录到第二天早晨,艺人和工作人员状态都不好。”而大多艺人又是剧组、节目组两点一线天假期大多要贡献给通告,“如果是成熟艺人,团队肯定会尊重本人意见;新人或名气小的艺人,话语权要小些。团队只能尽可能照顾艺人身体。”小希无奈道,这个行业压力太大,有时候也是没办法。

  很多综艺节目都存在“通宵录制”的状况,在谈及这一状况时,一位从业者表示,目前国内综艺环境就是这样,熬夜是家常便饭,这其中的原因,一是电视工作者的作息工作习惯,另外就是艺人档期紧张、嘉宾多,时间协调起来困难,一档节目需要完成前期准备,录制前还需要进行导演会、细节会、设备调试,录制现场又有很多临时意外,所以时间就变得不可控,慢慢就形成了恶性循环。所以,作为艺人经纪团队,在面对高强度、高压、长时间录制状态中,只能多考虑和留意艺人的身体状况。

  综艺导演小Y透露,在录制竞技类综艺前,节目组通常询问艺人是否有锻炼的习惯,“例如游戏需要臂力,我们会问他有没有在健身房做臂力训练。如果没有特别丰富的运动经验,必然存在安全隐患。”

  导演李文妤也透露,《花样姐姐》曾邀请李治廷参加,也是考量到其经常在健身房做运动。在录制时,他甚至会提醒别人一些注意事项。“国内一些节目是根据国外模式来做的,例如一些野外生存节目。国外艺人平时可能有这方面的锻炼,但国内或许就不适合,因为本身每个人擅长的东西就不一样。因此请嘉宾的时候就需要考量到这些身体因素。”

  一位曾经参与过户外综艺节目制作的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是涉及高体能、竞技体能类的节目,参与者有健康的身体是必须的,但是这个要求最终还是以艺人团队的回馈为准,没有硬性规定需要提供艺人的体检报告。而且这类型节目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一般需要艺人进行前期的培训和训练。

  据一位综艺节目从业者介绍,无论什么类型的综艺节目,从制作角度都要优先考虑艺人安全,包括节目设置等环节,但这其中可以执行到什么程度,和从业者的素质以及整体节目准备时间等因素都有关系,整个行业对此并没有一个特别严格的标准。据他了解,户外节目在尝试强度、危险度比较高的动作时,制作团队会尽可能先去把路线、艺人需要参与的项目,做第一次的体验,这样才能放心让艺人去执行。

  例如明星竞技体育节目《超新星全运会》在明星报名体育项目后,会配备专业的教练,告知艺育常识、比赛注意事项、哪些身体部位容易受伤以及如何保护和避免。《线》则依靠部队专业的保障体系,“我们很信任部队的安全措施。部队本身所有的训练有一套自己的保障体系。只要我们的训练够专业够真实够可靠,那么保障体系就是配套的。”该节目执行制片人周敏仪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曾透露。

  随着户外竞技游戏花样百出,跳伞、速降等高难度游戏屡见不鲜。面对不能确保人身安全的项目,导演组会提前安排不同性别、不同年龄的导演进行“人肉测试”。

  “多次测试下来我们才能对这个设施有大致判断,例如适不适合嘉宾做,或者是否要降低强度。如果不适合,我们会直接放弃。”《花样姐姐》《花样爷爷》等节目的导演李文妤透露。但当一些嘉宾对节目组产生信任感之后,也会更积极地挑战,“有时候节目组会更谨慎,不让嘉宾去做,但他们会很想尝试。这种情况我们会再判断。如果是危险系数较高的,我们还是会强硬地劝他们不适合,不要去做。”

  李文妤表示,《花样爷爷》每天早、晚都会对老年嘉宾体检;专业心血管等科室的医生全程跟组。而在录制《放开我北鼻》时,节目组请到专业儿科医生。“通常随队医生只有一个,主要处理紧急事件。随队医生处理不了的,我们会紧急送到当地医院处理。我们在海外拍摄的时候,当地旅游局或大使馆也会派工作人员全程跟队。”某综艺节目从业者介绍,涉及有可能危险的部分,节目组相关的保险、医疗资源都要做好。

  除了录制期间的安全保障,通常节目组和艺人在签合同时,也会就保险做出详细协商。基本投保包含意外身故、意外伤害、突发急病等,甚至部分高端保险还包含亲属处理后事、亲属慰问探访、丧葬费等,以确保意外的后续保障。

  综艺艺人统筹阿芝(化名)透露,通常竞技类、户外类节目都会给艺人投保,而纯室内综艺,如访谈节目,则极少给艺人投保。保险金额没有固定标准,50万、100万、300万、500万、800万不等,具体保额通常会根据艺人“咖位”大小区分;部分艺人也会和节目组协商,“艺人团队会希望节目多上保险,有些节目组则希望艺人公司自己上保险。”

  但节目为艺人投保也并非一应俱全。某保险公司李先生透露,他办理过的综艺保险通常分两类,一类是给伴舞、伴奏以及现场工作人员上的“基本保险”,1-3天的保费通常在10块到50块每人,常见的保额是10万和50万。但李先生表示,时间久了,一些节目组就不投了,“刚开始他们还觉得宁可花钱也不能出事,但一直也没有意外发生,一些客户就不怎么上了。”

  而第二类大牌艺人的保险,通常需要单独评估。李先生的同事曾在某位歌手录制综艺期间,为其投了4天高达600万的保险,保费约2万元,仅保障意外伤害部分。李先生表示,以往综艺节目投保,以意外伤害险最多,但近几年一些客户也会加上突发急性疾病身故等项目。高以翔的心源性猝死即属于该保障范畴。

  “因为艺部分是没有社保的,他们和公司属于签约制,因此他们通常会自己买一些高额重疾险。而综艺节目只需要担心签约期间艺人发生意外。”保费的高低,除了根据节目组保额的需求不同以外,同时也会考量被保人身体状况,“例如这位歌手就有高血压等慢性病,因此保费会比其他艺人高。”

  危险系数越高,或艺人身体状况不可控的综艺,投保项目越繁琐且细致。综艺导演小凡(化名)透露,他邀请某钢琴家参加某综艺前,曾为其双手投了一份保险。而《极速前进》的导演也曾经在采访中透露,节目中涉及具体的游戏项目都会有不同的保险,例如涉及跳伞的内容会购买高空险,涉及潜水环节的有潜水险,“特别项目险不低于十项。”

  高以翔的遗憾离世,一知半解的外界很难判定其责任归因,但综艺安全问题确实已迫在眉睫。再多的预防措施,也很难保证万无一失,如何能够最大程度避免悲剧再次发生?在业内人士看来,节目组和艺人都应当继续加强安全防范意识,注重身心安全和健康,从源头避免意外的发生。导演Y表示,综艺节目需更加注重安保完备,“艺人发生意外,需要看录制期间是否有相应的保障措施,以及抢救及不及时。节目组必须将安全放在第一位,无论是户外还是棚内,从游戏环节设置、安全保障、后续录制有可能的突发情况,都需要提前想好,并在意外发生时及时做出反应。”

  阿芝则认为节目组和经纪公司都应当对艺人负责,“两方都有责任。说到底双方参与的时候,在工作选择上,也是签了合同的。”艺人宣传小希希望艺人多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不要太拼命;节目组也应当尽量提高录制效率,“希望以后这种大夜的节目少一些。”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