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综艺节目 >

浅析电视节目模式的改编及其对原创的启发

  摘要:电视节目模式版权交易是目前电视在线播出栏目作为商品交易的重要形式,节目模式的输出不仅是以商业化的方式进行,而且是以文化商品特有的版权贸易形式才能得以在市场上传播。这种版权交易的特殊性在于其非完成品性质,首先需要界定和判断其模式的可版权性和受产权保护的范围,其次当引进版权实施多次改版后,其版权有可能已脱离原版权保护范围,并形成自主版权,这对目前我国发展原创电视模式版权来讲是一种非常有利的资源。虽然我国现处于依赖电视节目模式版权的引进的阶段,但是我国也因此掌握了相对全面的电视节目模式类型。如果能够通过节目模式改编来形成我国原创的电视节目模式,那么或许就可以轻松扭转我国目前过于依赖版权引进的现状。本文主要通过对国内热门原创综艺《中国好歌曲》的分析,以此来浅析电视节目模式的改编及其对原创的启发。

  自2013年起,中国各大电视台分别购买国外电视节目模式版权来制作电视真人秀节目,真人秀节目呈现出井喷状态,电视节目模式版权的引进也因此成为了我国综艺类电视节目市场竞争最重要的一种方式,它给我国电视节目市场带来深刻的影响。本文通过分析中国首例通过变化形成原创电视模式从而版权外销的电视节目案例《中国好歌曲》的成功之处,希望能抓住实现电视节目模式的跨文化传播的关键。

  节目模式非常新颖,节目富有创意,定位得当,设计科学,各种模式的科学性很强,这些都是优秀节目模式成功的经验。《中国好歌曲》虽然在节目规则设计等元素上借鉴了《中国好声音》,但是由于其节目创意的独特性(“造曲”),节目定位的不同,这样的一个变化使它从《中国好声音》的孪生兄弟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完全属于中国原创的电视节目模式版权。下面就对二者进行多方面对比,以此来探究《中国好歌曲》的原创之路

  首先可以看出《中国好歌曲》与《中国好声音》很多元素尤其是节目环节方面是相似的,例如:明星导师,选手反选等。其中由《好声音》拍灯转身演变而来的《好歌曲》拉杆更是让很多受众下意识的将两个节目化上了等号。

  从《中国好声音》就可以看出,该节目的定位就是旨在选出寻找好的声音好的歌手进行全方位打造。而《中国好歌曲》则打破了过去音乐真人秀节目一贯的造星模式,而是将眼光聚焦在了原创的音乐作品本身。这样关注点的不同也决定了两个节目在日后完全不同的走向。

  《中国好声音》旨在通过导师仅凭听声音选择选手,摒弃了过去很多音乐节目中,通过外表和年龄的选拔标准,这种对音乐的纯粹的追求得到了当时不管是业界资深人士还是受众的广泛好评。然而在节目中选手与导师的对话环节却落入常见选秀节目中的俗套情节中,大部分选手们通过卖惨来获得关注。虽然这使得节目内容显得更加的丰富,但过于煽情特别是捏造故事来煽情,就使得节目本身不再那么纯粹,秀的成分多于真人也会使得受众的好感度下降。而作为《中国好歌曲》而言,每位选手的自我介绍部分简单利落,所说所想更多的是包含在参赛选手的原创作品里,节目组在这个方面真正做到了“英雄不问出处”。当然这种被赋予了真情实感的作品比一百个从嘴里讲出的故事更加的打动受众的心。

  从《中国好声音》到近两年大火的《我是歌手》,无一不是从老歌新唱方面入手,缺乏原创,老歌固然经典,但是没有原创的支撑,经典的老歌曲始终是有限的,而反反复复的翻唱更会使得受众慢慢失去乐趣,除了曲库有限外,同等的造星模式也造成了中国音乐真人秀节目同质化严重的问题。从当前具体情况来看《中国好声音》已然失去了热门节目的光环,受众也在慢慢流失,节目辉煌不再。而从《中国好歌曲》来看,因为重视演唱的歌曲本身,使得节目始终存在着亮点和惊喜等着受众发掘,全新的多元化的原创歌曲给节目带来了无穷的生命力。

  尽管《中国好歌曲》在风格和形式上和同台引进版权制作的《中国好声音》没有太大的变动,都是导师听歌选认。但是在如此这样一个急功近利,缺乏思考的大环境中,能在节目内容和内涵方面找到自己的独特出发点,坚持原创,实属不易。因此,“原创”不仅是《中国好歌曲》的内容核心,也是其最出彩的地方。

  在如今不乏偶像歌星的时代,大家都热衷于追捧明星,却淡化了作品本身所带来的吸引力。现如今我们不缺偶像不缺明星,我们缺的是走心的音乐,中国好歌曲,正在拯救中国的好歌曲,拯救中国的好创意。这档由中央三套与灿星联合打造的原创音乐真人秀节目《中国好歌曲》,没有过于故事化的人物包装,只有音乐人自身才华间的碰撞。区别于《中国好声音》以唱功论英雄,《好声音》看中的是歌唱者的唱歌实力的,不过最后目的也是难逃大部分音乐节目的——“造星”,而“造星”出于日后发展的考虑在某种程度也放弃了《中国好声音》以声取人的原则,最后选择的多是年轻有潜力的选手,失去了其意义。而《中国好歌曲》则是将重点放在了“造曲”上,由此《中国好歌曲》成为国内第一档以“造曲”为主要目的的音乐综艺节目。在节目过程中,导师考虑是否推杆(选择选手作为自己旗下成员)的时候,首先考虑到的是选手的演唱曲风是不是符合自己本战队赛后大碟的总体曲风,为了兼顾各种曲风,因此重点就放在了选手的原创歌曲而不是选手的唱功上。这也是和以往音乐选秀类节目不同的地方。

  相对于以往音乐节目技术拼的火爆竞争,这档节目并没有沿袭传统套路,它对人情感进行了最真实、最本质的展示,其原创性相当高。该节目一改以往依靠“老歌手”吸引观众眼球的做法,各个歌手都有自己的故事,他们的作品风格各不相同,这些都是以往节目没有的亮点,观众对这些原创十分感兴趣,这也是该档节目持续升温的原因。有数据显示,“中国好声音”曾在微博上掀起了讨论热潮,一时间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中国好歌曲》的核心是“原创”,通过音乐人自己创作得到认可,这是与之前的任何音乐真人秀节目最不一样的地方,也正是“原创”才赋予了《中国好歌曲》更大的魅力以吸引观众。《中国好歌曲》很多选手作品的创作灵感都来源于他们亲身感受,不同的选手经历过不同的人生百态,其作品风格也深受影响,为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效果。在其第一季节目中,有这样一个片段,牧歌即将结束本次的评选,来钱来了一首《今天我疯了》,其歌曲中的方言魅力顿时引爆全场,为现场观众带来了全新感受。

  在《中国好歌曲》第一季节目中,导师收歌结束场,选手老钱的《今天我疯了》让受众难得的正面领略到方言在原创歌曲中创作所带来的全新体会。曾经创作过300多首歌曲的老钱表示曾经有人想向他一次性买断他的创作,但遭到了老钱的拒绝,因为他一直想通过更大的平台来向观众表达自己的音乐想法。在他的这些原创曲目中,这首《今天我疯了》所要表达的是年轻时的他狂妄不堪和对女性的感知,歌曲由老钱自己编写,唱出了自己自身的感受,让观众大受感动,此外这首歌最大的亮点就是老钱独特的陕西话演唱,这也使得他的作品和《中国好歌曲》吸引了很多的关注。

  不同音乐作品不仅是一个独有的艺术创作,更多的是对作者内心真实情感的流露和表达。在表演舞台上,允许各种心声的表达,不做作、不刻意、不迎合,其感染力将是空前的。比起嘴上说的故事,作为音乐节目受众更倾向于被创作者谱写的乐曲所打动。正是因为音乐内容的原创性,也给这档节目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减轻了其他节目经典歌曲反复被翻唱所带来的审美疲劳。

  网络新媒体对《中国好歌曲》的成功助力多多,各种视频网站的不断宣传是其成功的重要因素。腾讯视频是《中国好歌曲》重要的合作伙伴,由于腾讯在这方面经历过几十年的积累,加上其强大的宣传渠道和运营手段,各种媒体资源被用于宣传中,大量炒作和题材挖掘运用的十分成功,微信、qq和新闻报道等花样百出,这种巨大的媒体力量加快了《中国好歌曲》的成功。对内容进行二次深加工,从中挖掘《好歌曲》与其他真人秀节目大相径庭的特色,让突出的热点更具有话题性,让观众受到这节目的感染,并俘获观众内心需要,各种原创“神曲”亮瞎观众眼球,网络创作之风涌起。

  霍尊在节目中演唱的《卷珠帘》视频微博受欢霍尊在节目中演唱的《卷珠帘》视频微博受欢迎程度惊人,在不到一天的的时间里就被转发6万余次。而谢帝《明天不上班》的也在一周内多次登上微博搜索榜单的第一名。据数据显示,5大神曲在腾讯视频上火速爆红,其播放量在当年1月中旬就达到了1600多万,有分析人士指出,因为广大观众没有足够时间去消费娱乐节目,但他们碎片式时间很多,点播式的方式恰好能有效的满足观众的这种需求,加上各种推广和二次传播,其移动终端和荧屏影响力大大提升。

  我国音乐选秀类节目差别较小,同质化严重,与此同时也严重缺乏原创音乐歌曲。纵观现在从音乐学院走出的学子千千万万,具备编曲作词的人才不在少数,但是大部分人才由于没有发展的机会,只能在通道,或在人流多的地方即兴演唱,甚至转到其他行业。这对我国音乐行业来说是很大的损失。

  对于音乐选秀类节目来说,节目结束后选手以后的发展问题也需要做好安排。国外的音乐选秀类节目其背后相关的的产业都为脱颖而出的新人提供长期发展的保障,像《美国偶像》通过观众投票层层淘汰选出冠军,作为节目制作播出方的美国福克斯电视台不操作选手合约问题,而其背后的公司为冠军提供进入娱乐圈的机会,其中有19家娱乐公司拥有与每位冠军3年的唱片签约权,然后再经由索尼提供一笔资金让该经济公司负责这位选手发行唱片。这样使每位脱颖而出的选手都拥有真正出道发行唱片的机会,在星途上越走越远。选手有明确的出路了,节目同样也获得了生机。这也是为什么《超级女声》在国内能够历经10年之长,并且成就了湖南卫视。从完善的音乐产业链条入手,才能根本解决音乐选秀类节目长期制作发展的问题。如果音乐公司没有长期的发展模式,即使再火的选秀类节目也只能是“歌手秀”,无论是有多大牌的导师,节目设计的多么超乎想象,也就是一时间的火爆,昙花一现,很难长期支撑下去。另外无论是乐坛还是我国电视产业,要实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还是要靠自己的原创。节目组在考虑其利益最大化的同时,应该扶持、打造有关于自己特色的原创产品,无论是美声,通俗,民族,还是用方言演唱都应该给其提供一个平台,让这些不同的原创内容共同发展,通过给受众带来不同的体验,来抓住受众的心。同理,只有当电视节目相关的各个产业之间形成了一个良性的循环,才能真正推动我国电视节目产业良性的发展。

  《中国好歌曲》的成功是基于原创才艺节目模式,且以原创为核心利用全面的媒体宣传与完善的产业链开发,为中国真人秀节目模式开创了一个新的天地。可以看出节目模式的发展在于创新,利用创新意识做模式交易。当然也正如前文所提到的节目营销策略。在现今这个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时代,电视节目的宣传也不再拘泥于电视这个框框中,现在已经有了更多的选择。通过互联网进行多方面的宣传营销,能让国内外的受众更加关注和了解该电视节目,这也为我国优秀节目模式走出国门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从节目模式的创新和全新的落脚点给《中国好歌曲》打开了通往世界综艺节目的大门这个案例中可以看出,创新是打破我国综艺节目过度依赖国外电视节目模式版权的唯一办法,但也正如前文所写到的《中国好歌曲》也在某种程度上借鉴了《中国好声音》的节目模式。那么该如何进行节目模式的创新呢?下面就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很多人在看到“创新”两个字的时候会陷入一种误区,他们往往认为“创新”即为创造出一个全新不同于以往的东西,但事实上从电视节目策划角度而言这种行为是非常危险的,一个全新的点子或许创意非凡但是不一定会被受众所接受。因此笔者认为创新不是凭空想象,而是应该通过一番详细的调查,精确定位目标受众后,以此为基础进行的一个创作。并且从《中国好歌曲》这个例子来看,制作方在把握住节目的核心内容后,其实节目在形式方面可以适当的借鉴参考一些其他的节目。

  新中国成立至今,社会文化水平已经有了显著的提高,人民受众对电视节目的需求也不仅仅在于娱乐消遣,在高速运转的社会中,在有限的休息时间里,受众肯定更加的期待能获取更多资讯想法的电视节目。例如近一年在网络上爆红的爱奇艺自制节目《奇葩说》,幽默俏皮的话语只是该节目的亮点之一,而真正使其人气高居不下的则是每期节目主题各异,但都贴合了当今社会的热点问题,并且借由辩论这样一个方式,向受众传达了很多角度各一的观点,说话方式有趣的同时弘扬了社会的正能量。我国作为一个文明古国流传至今,有着独特的文化传统,笔者认为国内节目应该将我国独特的文化融入本土的一些电视节目中,正如湖南卫视电视节目的又一常青树《天天向上》早期也正是因为不单单访问明星还通过各种形式向观众展示了我国从古至今的各种文化,而被受众所接受和喜爱。

  近一两年国内电视真人秀节目处于井喷阶段,为了吸引受众,提高收视率,各个节目制作组是挖空心思的“折磨”节目嘉宾,不仅让各位明星大腕风餐露宿,在泥地中打滚,甚至在一档节目中让前来参加的明星艺人喝尿吃生肉,让很多明星苦不堪言。更有的节目则是为了节目效果,刻意制造一些嘉宾与嘉宾之间的冲突,作为公众人物在这种情况下不仅损失了自己的形象也给观众做了不好的榜样。电视节目,作为也是艺术的一种,不能为了博收视赚吆喝,就放弃自己原有的底线。在中国这样一个推崇儒家文化的国家,这种恶性的创作或许能博得一时关注,但长远来看肯定是不被社会大众所接受的。因此,制作组不仅应该有正确的价值观还应该有正确的审美观。电视作为一门艺术应当指引和塑造受众的审美。电视节目模式版权出口,电视节目势必会成为中国向世界宣传的一扇大门,儒雅有风度也是中国应向世界所展示的面貌。

  曾任湖南卫视总编辑的张华立说过:创新和版权得不到相应的保护是阻碍中国创造的核心问题。然而作为我国电视节目产业的领头羊,湖南卫视在版权方面却饱受诟病。《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作为两档湖南卫视的王牌就不止一次爆出抄袭韩国,日本的综艺节目桥段。例如在2014年11月29日的《快乐大本营》给狗狗玩耍设计的绑着玩具的旋转木马部分,现场布置抄袭了日综《天才!志村动物园》2010年12月25日的节目,《天天向上》更是多次完全照搬日本电视节目,作片头作为。然而在被网友指出抄袭后,湖南卫视节目制作方的回应也很让人遗憾,他们从不否认自己抄袭的行为,但也不曾向观众以及被抄袭的节目组道歉,然后继续抄袭照搬其他电视节目,这给整个行业都带了一个坏头,这不仅给我国电视节目产业抹黑,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也造成了我国电视节目模式创新瓶颈的现状。作为电视节目行业的从业人员,为了打破这种现状一定要自觉这种抄袭照搬的行为,消灭这种不良风气。当然我国有关部门也应该加快确立保护电视节目原创模式的相关法律制度。只有尊重保护别人的版权,规范整个行业,才能消除一些我国电视节目模式自主创作方面的版权困扰。这样才能更加有利于推进我国电视节目模式版权外销之路的发展。

  电视节目模式的成熟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因此国产电视节目模式在创新方面不应该一味的追求新意,一个不成熟的新创意不一定能经受得起市场的考验,风险非常大。在国产电视节目模式创新的过程中应该与已经成熟的电视节目模式结合起来,现在引进的众多电视节目模式也正给创作者们带来了一些很多的启示。国产电视节目模式的发展作为我国文化软实力建设的重要部分,应当引起电视工作者的重视,各位也应明白国产节目模式自主创新发展的重要性。本文通过对《中国好歌曲》这档首例原创节目模式版权成功外销案例的分析,对电视节目模式创新在认识的进一步讨论以及对以后我国电视节目模式的发展提供了一些思考。

  [1] 杨尚鸿,孙良斌.电视模式再认识:可版权性、可交易性及其与电视类型的关系[J].中国电视,2015(5).

  [2] 殷乐.电视模式的全球流通:麦当劳化的商业逻辑与文化策略[J].现代传播,2005(4).

  [3] 王雨晴.中国好歌曲:制播分离下本土原创节目成功模式探析[J].传播与版权,2014(5).

  [4] 马星.从《中国好歌曲》看全媒体时代综艺节目推广传播策略[J].电视研究,2014(5).

  [5] 王彩.中国音乐选秀节目案例分析——以《中国好歌曲》为例[J].大众文艺,2014(11).

  [6] 张常珊.关于国外电视节目模式版权引进的观察与思考[J].中国广播电视学刊,2013(6).

  [7] 王琴.我国电视节目模式版权交易现状思考[J].长江大学学报(社科版),2013(3).

  [10] 杨乘虎.电视节目创新的路径与模式——中国电视节目创新问题研究之三[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2(6).

  [11] 蒋为民.《中国达人秀》的全媒体传播策略及其效能分析[J].新闻大学,2012(2).

  [12] 陈欣钢,田维钢.电视节目形态的跨国流动与本土重构——以真人秀节目为例[J].当代传播,2012(1).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号:新出网证渝字0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酉阳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公网安备 500242020001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