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明星八卦 >

周瑾 李静何炅大嘴主持大嘴明星私事(组图)

编辑:admin  |   发布时间:2019-07-11 01:32   |   来源:未知

  各地电视台综艺访谈节目扎堆,但明星们却越来越谨慎。因为真情流露得太多,反倒失去了与观众应有的距离感,宣传效果适得其反。不过,除去收视率等因素,如果主持人人缘够好,性格够随和的话,当然也能引得大牌们趋之若鹜。

  节目中宾主相谈甚欢,私底下还能成为好友,互通八卦秘闻当然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如果这些节目主持人来做娱记,恐怕要砸了不少人的饭碗吧!日前,本报独家采访了周瑾、李静和何炅,让身为主持人的他们“大嘴”一回,曝曝明星们的料。

  李谷一自《非常记忆》栏目开播以后,主持人周瑾需要做的功课就多了不少,“因为来的都是些大人物,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曾经屡屡掀起轩然大波的众多风云人物,纷纷现身节目录制现场。”

  李谷一就让周瑾印象深刻。“30多年前小学生们手里有一本《如何鉴别歌曲》的小册子,上面罗列了包括邓丽君在内的很多歌手歌曲作为反面例子。按照这个标准,李谷一几乎所有的歌都是‘歌曲’”。

  周瑾说,在李谷一的演唱生涯中,最让她难忘的就是《乡恋》这首歌。“这歌当时被禁了很多年,李谷一也被某些人安上‘歌手’的外号。但是在1980年挨批判的时候,我们上海的许多歌迷纷纷写信,希望李谷一到上海来演出。”周瑾事后才知道,为此当时的上海万体馆,第一次把体操台搬过来搭了临时舞台,就是希望李谷一唱《乡恋》。

  “当时许多人通宵排队,一万八千张票,一个上午就卖完了。当天下着大雨,在观众的期待中,李谷一演唱了《乡恋》,全场观众起立,掌声雷动,”周瑾说,“李谷一内心其实很感慨,她只听说上海人胆子小,很谨小慎微,没想到这个时候胆子真大。”

  再度接任今年《我型我秀》的主持人,周瑾的表现可圈可点。虽然这个节目已在东方卫视暂告段落,但周瑾和其中一些选手还保持着不错关系。

  周瑾和今年的型秀“冠军”唐汉宵私下情同姐弟。在唐汉宵被质疑唱功和长相的时候,周瑾就曾多次在现场给他鼓励。自称选手们“知心姐姐”的周瑾还在半夜接到过选手们的电话。“一问之下,才知道是失恋了,要闹着退出节目。没办法,只得忍住睡意,耐心开导,尽量劝其不要影响参赛的心态。”周瑾笑着说,“怎么办呢?即使有脾气,也发不出来。谁让他们都是些孩子呢。

  年过四十、经历了两次失败婚姻、而今对自己的第三段婚姻异常满足的宋丹丹让周瑾觉得非常佩服。“婚姻就是把爱情送走。现在打动丹丹姐的不是两个年轻人在树下拥吻,而是两个老年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温暖。”

  周瑾透露,在《马文的战争》中,宋丹丹完全是本色出演。这位多次在春晚小品中扮丑的傻大姐也曾有过青涩的初恋往事。周瑾说,宋丹丹19岁时就暗恋学长、并为其写过很多情诗。其中有一首是:“穿一件雪白的白衣,躲在角落折一只纸鹤……”

  “情歌王子”张信哲是圈内外因随和出了名的人。李静觉得这和他成长的家庭氛围有很大关系。“他自己就在节目录完后的一次饭局上和我说,每当做错事,做牧师的父亲都会先让他祷告,然后再告诉他为什么要受到惩罚。这让他每每遇到生气的事情,总会先抽离出来,待冷静后才决定怎样处理。”关于阿哲的感情生活,李静也了解得非常多。“他说现在父母为他安排相亲,而他尽量不找圈内人,但如何结识圈外人又成为他的另一个难题。因为他不太喜欢网上交友,要找到不是这个工作环境,但是又可以有感觉的人,对他来说还真是有点难。”李静透露,张信哲面对感情的时候,其实是个慢热的人,“他需要渐进式的,就是说可能真的需要先做一段时间的朋友,才可能会有更进一步的交往。”

  高圆圆的新电影《南京!南京!》刚刚杀青,就上了李静的节目。在选角时,每个演员都希望在试镜时秀出自己的最佳状态,而圆圆偏偏因为自己的疲态触动了陆川才获得出演影片的机会。这让李静觉得很有趣,“可能是圆圆那种掩盖不了的疲怠状态应和了角色需要。她和导演也曾争论到大哭不止的地步,陆川还曾经一度透过我向她道歉。”

  近来,高圆圆的感情生活被传得沸沸扬扬,李静从侧面打探到高圆圆的择偶要求。“她的男友要比较强势,他一定要有一个方面是她不懂的,让她觉得他永远有神秘感,永远可以仰头看。”李静透露,高圆圆的爱情不会有任何障碍,因为她私下是个难得的可爱女孩。

  出道已经十几年,“因为跌过,知道个中的辛酸,所以时时保持这危机感”,这是李静私下给小猪的评价。

  个性直爽的李静也曾质问小猪是不是“只会和红人(蔡依林、周杰伦等)做朋友”。“没想到他回应说,和蔡依林、周杰伦认识的时候他们没有他红!可是他们后来太红了,所以才会有人这么说。”谈得高兴时,小猪还对李静自曝有很多女性好友,“因为认识太早,所以跟蔡依林没有感觉”,而蔡依林更是把他当成“姐妹”。

  “我可能会让一个人到我节目里讲出他录歌最辛苦、最尴尬、最失败的一次,把所有人看得热泪涟涟,但是我不会让他暴露和谁又好了、和谁又睡了。”何炅举例说,比如章小蕙,她是话题女王,让前夫破产、男友无数、拍劲爆片等等,我却把她知性、温柔的一面挖出来,也让人看到她不容易。

  何炅说,自己曾问她“男友多金重要么”,她想了一会,然后认真回答:“恋爱不需要多金的,我也不要他给我买房买车,他只要能给我付晚餐的钱就足够了。”

  “我们一开始就受到莫名其妙的质疑,但我们的努力大家都没看到。”何炅说,《暗恋桃花源》最早定的就是谢娜,赖声川事后在任何场合也都很肯定她的表演,“但别人说多了,她自己也毛了,我们不知道是不是会毁了这个剧。所以,我们的膝盖永远是青的,要在地上滚,嗓子永远是哑的,因为睡不够,每天最早来现场,来了就打扫卫生,然后就在一边背剧本。”何炅安慰谢娜说,“我们这是在干嘛啊,做好自己该做的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