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资讯 >

好大一个家

编辑:admin  |   发布时间:2019-08-11 01:17   |   来源:未知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该长篇小说由梅二月编剧的生活喜剧电视剧《好大一个家》的文学剧本改编而成,全书三十九万字,以搬迁为起因,结合当下住房的社会热门话题,将作者对“家与房子”的思考融汇于故事当中,汇集拆迁、高考、住房等等当代人生活中的困扰,以及中年人面对重组家庭应持有怎样的态度,于悲剧故事内核中挖掘出异样的喜剧元素,展现这一主题下的人生百态。

  数学教师尤曙光十几年如一日照顾着昏睡的植物人老婆赵迎春。突如其来的拆迁问题难住了尤老师。为了安居,丈母娘齐大妈催孙女尤优结婚无果,便“算计”着让尤曙光和女儿赵迎春把这名存实亡的婚给离了,在丈母娘的强烈坚持下,尤曙光成了单身汉。单亲学生家长李婉华请求尤老师给自己女儿补课,尤曙光忙着上班和照顾岳母、前妻,分身乏术,李婉华以帮忙照顾赵迎春为交换条件,二人达成共识。李婉华无微不至的关怀,让尤曙光爱情的小火花再次燃起,就在这节骨眼上,躺在床上十三年的前妻赵迎春竟奇迹般的苏醒了!夹在两个女人之间,尤老师左右为难。经历了一些啼笑皆非的折腾,再加上李婉华两个前夫的介入,使得这一大“家”人的命运陡然间发生着让人难以置信的大转变……

  梅二月,七零后编剧、作家。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

  自1998年至今曾经参与过多部电视剧集的拍摄制作与影视策划工作,2003年起专职从事影视剧本的创作,2015年入选《中国作家》剧作家档案。

  由梅二月编剧的都市新喜剧《好大一个家》于2015年春节期间央视一套黄金档播出期间,收视率稳居第一,并创下央视开年大剧超高口碑。

  某些喜剧的情节来源于故事本身所具有的悲情内核。《雷雨》是悲剧,众所周知。女佣与老爷相爱,私下生下二子,骨肉分离,忍辱投河未成,背井离乡;老爷的大儿子与姨太太勾搭上;与大儿子同父异母的小儿子喜欢的女孩儿,是大儿子的同母异父的妹妹;这个妹妹却不知情地喜欢上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大儿子不认识生母,撵母亲出门;与大儿子同母同父的弟弟作为立场对立的阶级来革这一家的命;小儿子受不了爱情的打击,意外致死,母亲目睹……悲情内核如此丰富,一个悲剧人物的大集合,但若以喜剧的方向去写这个故事,就变成闹剧。闹剧与喜剧有着本质的差别。

  五十出头,照顾植物人妻子十三年。换个概念,相当于做鳏夫十三年,从壮年,到半百。但实际上他的日子,比鳏夫还不如。因为从法律意义上来讲,老婆活着。

  尤曙光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情,上班、下班赶回家、给植物人妻子擦身、,他尽量平衡家事与工作的时间分配,工资如数花在照顾病人、孝敬老人、抚养孩子上面,他没有多余的时间搞副业赚外快,至今与丈母娘、妻子、女儿蜗居在丈母娘名下的一间半平房斗室里。这是他全部的生活。

  娱乐、休息是奢侈品;情爱,更是想都没想过。也不必想,身后挂着无数个“拖油瓶”,想,也是白想。一个连与植物人妻子离婚都没想过的男人,他这一辈子,认命了。

  从表面看,没有人看得出他身上承受着何等沉重。为了房子,丈母娘逼迫他与妻子离婚,他将面临无处安身的窘迫处境;为了房子,为人师表,大半辈子遵纪守法的尤老师当上钉子户;为了房子,他拖家带口住进一位单身学生家长的家里,不慎卷进这个女人两任前夫的夺妻大战中,继而成为众矢之的,却意外地赢得了这位优质女性李婉华的青睐,令其沉睡十数年的情爱之心怦然复苏的同时,也令其沉睡十数年之久的植物人前妻意外复苏。两任妻子、两位情敌,加上丈母娘的立场倒戈,四家孩子的搅合与撮合,一群人的介入,尤曙光的生活就此陷入一个说谎与不断圆谎的怪圈,就连与新任妻子圆房都成了奢望。

  这样的日子比起此前的处境,似乎更加让人难以承受,任何人都将顾之不及,避之不及,更何况尤曙光这样的凡人。

  正如小说中,一句噎得尤曙光哑口无言的讥诮,“这种情况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都不见得遇得到,可谁让你就是那百分之零点零零一呢?”尤曙光不是主动出击型的人,他遇到了全世界99.99的人遇不到也不愿遇到的事,却做到了全世界99.99%的人都做不到的事——让所有人皆大欢喜,包括自己。

  然而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命运对于尤曙光,是残酷的。命运对于尤曙光,是眷顾的。他的命运的扭转看似皆来自他人行为的带动,实际上,来自于他的正直、较真、和近乎执拗的责任感。他内心的强大让自己原本充满悲彩的命运转化为一出喜剧,因而他的幸福曙光实属必然。人们欣赏这种毅力,因为多数人难于做到,同时却寄希望这种力量真实地存在。人们一面害怕被沉痛的遭遇击垮,一面只看到自己的苦难和别人的幸运,尤曙光的由悲惨到走运,恰如在周围烦闷浮躁的现实世界里带给了所有人一股沁人心脾的清泉,令人向往,而又并非虚拟的理想化。

  发生在尤曙光身上戏剧性的故事在我们的生活中不乏实例。著名老艺术家秦怡女士,亲身照料患有精神障碍的儿子长达五六十年,我们没有看到她凄凄楚楚,怨天尤人。相反,九十高龄的她依旧光彩照人、精神饱满。普通人当中,爱唱歌的农民张玉华,六年之久坚持每天为植物人妻子唱歌,终于将妻子唤醒。人们为之感动的同时,更为他的乐观心态所打动。

  写喜剧很难,编织一个大篇幅且情节连环相扣的喜剧故事难上加难。该书的作者并非刻意创作一部喜剧小说,也不是把悲剧写成喜剧,或是用喜剧的方式写悲剧,而是巧妙而高级地赋予悲剧人物一种精神特质,在这种内在特质的支撑与引导下,让笔下的人物自己谱写自己的命运喜剧,使得这种带有正面力量的特殊的喜剧效果渗透在人物的骨子里,流露在人物的行动中,直至呈现在作者笔下,最终让尤曙光迎来了他的曙光,并让更多生活中遭遇不幸、不堪重负的人们看到属于自己的曙光。

  再大的难事也要微笑面对,哀哀戚戚地活在过去,不如漂漂亮亮地活出未来。“你不能选择命运,因为,你可以改变命运。”正是《好大一个家》全文的精神缩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