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资讯 >

非常道]臧天朔谈窦唯:别因一个女人而忽略他的

编辑:admin  |   发布时间:2019-07-12 01:51   |   来源:未知

  凤凰网•非常道:从去年年末我们接触到现在,好像您一直在忙着演出,有时候会怀疑是不是,您再想收复一下失地?臧天朔:没有。可能用“失地”这个词,可能不是特别妥当或者恰如其分,其实也没有,这么多年,自己始终初心不变,一直在琢磨(音乐)这个事情。

  核心摘要:坐拥京郊大宅,练字、创作、演出、每日与狗相伴,并远离江湖......歌手臧天朔现在的生活更趋于一个中年男人的理想境地。这是臧天朔正式重获自由的第一年,在历经半年的邀约和接触,《非常道》终获邀到访他在京郊的大宅,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深入对谈。这位摇滚老歌手透露现在有另一重烦恼,“别人给我扣的名头太多了,实在是受不了”,“很多中国人习惯性相貌歧视,这些人就是找揍”。而谈及这些年在摇滚圈被冠以“新教父”汪峰的等人,臧天朔笑称“有人喊他们爹吗”。被问及好友窦唯的近况,他直呼“小窦也是人,他也会变胖,大家别很幼稚地把他给神化了”,同时他认为公众对窦唯的音乐并不理解,“大家都因为一个女人,一些风月之事把他的音乐抛开很远”。而与世隔绝的那段日子并没有让他与时代脱节,相较在社会中的生存难度,他认为“现在的演艺圈还是挺简单的,只要努力又有人脉就好”。

  凤凰网非常道:从去年年末我们接触到现在,好像您一直在忙着演出,有时候会怀疑是不是,您再想收复一下失地?

  臧天朔:没有。可能用“失地”这个词,可能不是特别妥当或者恰如其分,其实也没有,这么多年,自己始终初心不变,一直在琢磨(音乐)这个事情。

  臧天朔:像在我们那个年代,没有这些东西,碰到一个合成器,就像在沙漠里,你突然知道哪儿,多少公里以外,十公里,二十公里也得去走,找那口水,喝那口水的感觉,渴望。现在琳琅满目,你可以随便地选择。

  凤凰网非常道:越是稀缺的年代,稀缺的东西,越能彰显出一种情谊吧,一个愿意赠,一个也能受之无愧地使用它。

  臧天朔:1989年以前(合成器)在我那儿的时候,有那么两三年可能在我那儿(注:1990年,这台合成器后来被北京市公安局要走),像神一样给供着,弹弹就擦,每天都擦。就像现在很多年轻人,渴望苹果新出产品一样。

  臧天朔:也没有什么特别怀念的,对过去除了情感上的一些,挚爱亲朋的一些故事之外。不至于老沉睡在过去,总觉得那个年代、现在这个年代那不会的。

  凤凰网非常道:前一阵说窦唯坐地铁,不像大家想象中的窦唯,大家说,哎呦,窦唯坐地铁,拍张照片说太落魄了。其实我觉得窦唯活得挺舒服的。

  臧天朔:对,我觉得特别容易把一个做艺术的人,太神化了,这种神化,我觉得跟媒体、跟大家这种很幼稚的一些心理有关系,其实他也是一个人,他有一天也会变胖。我以前也跟你一样(瘦),就是拿老侯的琴的时候,我不是一直就是这样的。时间不会调头。

  凤凰网非常道:可是大家对窦唯的关注,这些年并没有跟他的音乐有太大的关系,包括一些现在的音乐媒体从业者,其实对窦唯后期的音乐都不够了解,他还是一个新闻人物,即使把他看作艺术家,也是因为他曾经的光环。

  臧天朔:是,你说得有道理。对,小窦肯定是,特别想安静地去做音乐,但是大家对他的这种追逐。不单单是他,还有很多人,因为一个女人这种所谓的风月之事,把所有真正应该谈到的、所应该接受的东西全抛得特别远,就像你说的音乐。而这些人是选择安静的人,他不是躲避,我相信小窦肯定不是躲避,只不过是一直在收着这个拳头,有一天我觉得他会把他的音乐拿出来。等人们真正习惯于这种挑三拣四的是音乐,而不是你私生活的时候,可能会呈现。

  臧天朔:我只能跟你说,小窦以前是个非常快乐的小伙子,很幽默,非常幽默,很聪明。你能感觉到他那种智慧,他这人懂幽默,你想想,再配合他那口吃,非常有意思。你说那么快乐的一个人,最后让音乐、让生活把他变成这种,这个铃谁去解?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吐沫星子压死人”,能淹死你。好像你怎么样以后,就必须得跳进这片汪洋,所以说,我觉得还是选择一种方法,任何的世道,它有它的门道,叫门道嘛,这门和道你要找对了,它可能会让自己遮蔽一些风雨。

  凤凰网非常道:你应该是明确地否认过“摇滚歌手”这个标签,但毫无疑问,我们对您的认知一定是一个摇滚人物,您会抗拒这标签的原因是什么?

  臧天朔:我觉得很多东西都是外来的,或拿来的东西,在中国我觉得很多东西,变质了或者味道变了,就像我们马路上跑的汽车,你看它是美国牌子,但实际上跟真正的牌子比起来还是有差异。但是我不希望我自己去变成那样。所以,我的音乐里面,摇滚乐只是一种方式,还有很多其他的方式。

  凤凰网非常道:中生代到现在新的队伍,听的时候有时候会觉得有一点奇怪,我会感觉这不是某某乐队,已经弹过的吗?

  臧天朔:耳熟。一些人他本身没有创作的习惯,他不会去打理这些东西,他可能自己都意识不到,他就跟人家特别像,你要问他,他可能很无辜。再加上,我们的法律在著作权上,又是比较晃晃悠悠的,不侵到国家利益的时候没人去,无所谓,没有人去捍卫音乐上的这种权利。因为我也打过很多著作权的官司,很多时候国家的法律会影响中生代这些人,他们在创作上的态度,及他们的方法,所以带来了你说的那些东西,听着像谁的

  臧天朔:我没有这个困扰,这是我最低的标准,不许跟谁有任何相像的东西。不应该去很低级地、低智商去为自己辩解,这是绝对不可以的事,这是最起码的。

  凤凰网非常道:大家把您定义成一个摇滚者,但很少有人注意到,您其实应该算是一个畅销的歌手,单张唱片最高销量接近百万。

  臧天朔:如果加上盗版的话,根本不止。我要是在其他的国家,版权保护非常明白的一个国家,我早成那什么了,我自己可以有飞机,有游艇,什么都有。(但)你不能说因为这个就不去做,正因为这样你更要去做,等待那一天的来临。

  凤凰网非常道: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过,摇滚乐在中国这二三十年,尽管从来没有成为一个主流音乐的风格,但摇滚乐在中国的地位其实还很高,起码提起摇滚人物的时候,会说到“摇滚教父”、“摇滚新教父”,一堆这样的头衔。

  臧天朔:比如说有一年,有一个网弄了一个“十大丑星”什么的,你看这我就肯定(接受不来)。没有人站出来,我就去跟他们打官司,打赢了。当时我就想拿棒子去,勒这个主办方,后来他们找人说和,我打你肯定是有道理的,我妈要听见了他儿子让别人这样说,我妈一下气晕过去了怎么办啊,这事儿谁管啊?他们说出一大堆托词,“我们只是提供一个平台”,你装什么孙子啊,你以为你开厕所的?不会擦,没法这么说。所以,有些东西会让人愤怒,有些东西法律解决不了,我只能通过其他方法。无法去伸冤。要是你对我有什么看法,你直接跟我聊聊,对不对?你弄这种方式干吗?谁让你拿我这个取笑别人了?

  臧天朔:叫歧视还是什么,一种习惯性的东西。你把他拉过来,长得还不如咱呢。这种人就是找揍,就是找打。

  凤凰网非常道:当年张元拍《北京》那个戏,那一切是真的吗?有多少是真实的,包括您、窦唯、崔健等这些角色?

  臧天朔:一个真实都没有,我认为,我当时就跟他讲,我说社会上没有像我那样的,你就演吧。他不懂,不懂社会。而且误导了很多人,很多人还喜欢这个电影,我就奇怪了,纳了闷了。

  臧天朔:对,我喜欢,积极的,我们跟国外的认识差异太大了,咱们这边好像就是,单一的宣泄,宣泄那些所有脏的东西。但是你要听吧,没听明白,只是听有的人在这儿京骂,这就是ROCK YOU?不是ROCK YOU!那种力量很大的,有的时候直指人心。

  臧天朔:对,男孩可能可以,女孩不行。还是画画,因为为什么要选择画画呢?我觉得画画是女孩子最适合做的,它比较自主,会让她养成一个自己料理自己,她不会依附于什么,她的内心世界应该是比较完整的。